专家谈考古五粮液 宜宾古代社会生活与酒
已审核
阅读 230
博展联盟 发表于 2021-02-08 17:28:14

专家谈考古五粮液 宜宾古代社会生活与酒


中华五千年历史积淀,在山川星河间流转,滋养了中华儿女的精神世界,富足了物质生活,兴盛了艺术文化。酒作为厚重文化不可分割的老友,历经千年岁月变迁而传承至今,是精神世界燃烧的圣火。

汩汩长江水浸润的城市——宜宾,孕育了这座城市氤氲的酒香,让无数历代文豪大家为之沉醉,传世佳作如泉涌般连绵不绝,它是中华文明浓墨重彩的一笔,也是中国酒文化的无限荣光。

自远古时期第一滴酒诞生以来,便融入了中华民族的骨血,与中华文化相融相随。宜宾用其天时地利人和之优,让馥郁的酒香裹挟着千年文化穿越时空,与我们相遇。

王子今

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教授

中国秦汉史研究会顾问

image.png

酒在社会文化中发挥作用非常早,在石器时代就已经开始,后面更是涌现了李白、杜甫、苏轼、辛弃疾等一代文豪,他们都创作了相当多关于酒的名作,古人在社会生活层面中和酒密切相关,我们今天读起来都会心驰神往。可以说,酒是远古人类最重要的发明,它记载了文明,也成就了文明。

“考古五粮液”研究项目,是在探寻五粮液古酒坊、古法酿造技艺以及与之相关酒文化的基因。不仅可以对酒的历史追根溯源,还将为整个中国的传统文化、社会生活史、饮食文化,包括保健史、精神生活史等各个方面研究带来新的突破。

 

*发言根据2020年8月7日专家访谈录音整理。

 

秦汉

秦灭巴蜀置巴郡、蜀郡、汉中郡,随后在蜀郡西南的三江口(今金岷两江汇入长江之口)置“僰道”。汉武帝建元六年(公元前135年)又置为“僰道县”。这“僰道”与“僰道县”均为今宜宾的前身,由于它地扼川、滇、黔交通要冲,秦汉两代都大量移民于这一地区,由此给“僰道”带来先进的中原酒文化,从而使该地区酿酒、饮酒、市酒之风盛行。

上个世纪六十年代,从兴文县、珙县、南溪县、长宁县、江安县挖掘出的两千年前的汉代岩墓和出土的石棺上,雕刻的浮雕就有酒文化内容。

image.png

厨炊宴饮图

“厨炊宴饮图”为其一。其图壁上悬挂着的猪腿、鸡、鱼、菜篮,一厨师立于案桌旁,正举刀宰鱼就烹,另一桌上二人作举杯劝酒状。

在山谷祠岩墓中出土的沽酒陶俑,着仆人装,提陶罐买酒。沽酒俑的出现,说明当时已有酒的生产和销售,酒已进人市场。

image.png

七个洞崖墓

在长宁县飞泉乡的七个洞,有“夫妻饯行图”,图中站着一文人模样的人,身后立一背剑书童,正欲出远门。文人对面,其妻正举杯为他饯行。此践行图反映出宜宾人已懂得“酒以成礼”的习俗。

 

唐代时宜宾出产的名酒“重碧春酒”,正是“诗以酒助兴,酒以诗传名”的代表。唐代宗永泰元年(公元765年),出席戎州(今宜宾)长官杨使君宴会的杜甫邂逅此酒,为之沉醉,并作《宴戎州杨使君东楼》称颂。

image.png

诗云:“重碧拈春酒,轻红擘荔枝。”诗人把此酒与当时皇家钦定贡品荔枝相提并论,足见此酒品质之优,已居百酒之上乘。

 

在宋代,宜宾的酿酒业已达到了相当的规模,据宋代《熙宁酒课》推算,北宋时戎州(即宜宾)的酒课是5000贯,年产量达到了522500斗,年耗粮37500石。两宋时宜宾酿酒业发展更为迅速,并在大诗人黄庭坚的推动下,将酒德、酒风引领到了“诗、书、雅”的高度,加剧了宜宾酒文化的创新和进步。并为后世留下了《荔枝绿颂》、《安乐泉颂》等盛赞美酒的名篇佳作和以“流杯池”为代表的酒文化遗址。

image.png

流杯池

据《宜宾县志》记载,“流杯池”为北宋黄庭坚于元符元年(1098)谪居戎州时,仿王羲之《兰亭集序》中“流觞曲水”之意修建。池为九曲形,周置石凳八个。谷底小溪,流经九曲后没入石缝。黄庭坚常邀友人对池而坐,流杯饮酒,赋诗酬唱。更有兴者把硕大的石壁作纸,将吟诵的诗词题于其上。这诗、酒、书的融合,将宜宾的酒文化扩展、延伸、引导到高雅的境界。

image.png

曲水流觞

元明

2001年,宜宾隆兴乡林石村莲塘坝发现元代晚期至明代早期古墓葬,并出土元代磁州窑孔雀绿釉釉下黑花人物纹梅瓶和一把银制酒壶。

image.png

元代磁州窑孔雀绿釉釉下黑花人物纹梅瓶

这梅瓶在宋、元、明皆用于盛酒,加之酒壶的配置,又为研究宜宾酒文化提供了实证。而此古墓葬与宋代“三程墓”、明代“尹伸墓”隔越溪河相望,均在越溪河畔,距离宜宾城区30公里,该地在宋元明清时期经济文化十分繁荣,至今仍有很多古代建筑遗址。

古代在成都—荣县—莲塘坝—宜宾的茶马古道上,莲塘坝是水陆码头,越溪河穿坝而过。据嘉庆《宜宾县志》记载:“(越溪)发源于龙泉(山名在简州),入江于虎跳(山名),委蛇曲折将千里,可行舟将五百里,属吾宜(宜宾)则二百五十里”。

image.png

越溪河

文中还记载当时的莲塘坝地区“岸阔山低,心眼顿开,歌吟互答,于是居人朝采蕨、暮饭牛,夜火取鱼、晨缯弋鸟。可以挹清风,可以泛明月,三程蟠龙、二尹留康乐,高人隐士所盘旋而流连者也”。古代的宜宾越溪河莲塘坝一带颇有世外桃源的味道,可以想象当时的村民、文人雅士把酒临风、举杯邀月,畅饮叙州美酒的景象。

 

清 

image.png

清代叙州府全景图

清代叙府本地风俗与酒密切相关。当时官方和民间祭祀普遍,祭祀中最重要的祭品正是酒。除此之外,不管是逢年过节、婚丧嫁娶,还有生辰、开市、置业等均需置酒宴客。加之当时宜宾市场形成的云南帮、江西帮、四川帮、盐帮等,各省人士和宜宾本地人士先后在城中修建近三十座会馆。会馆作为祀奉先贤,议事会商,请亲宴友的地方更离不开宴饮。在此民俗下,宜宾酿酒技术与酿酒业得到提高和发展。

image.png

0
留言讨论

谈谈您的看法

发表评论

广告位招商